要闻摘要

中旗生物为全球抗疫提供26000件医疗设备

发布时间:2020-08-10 浏览:20  字体显示:【大】  【中】  【小】

汪琪,1972年生,湖北阳新人,1995年毕业于咸宁职业技术学院,武汉中旗生物医疗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。

6月11日,汉产高端彩超ViV80在央视亮相。 生产这款产品的,是位于光谷生物城医疗器械园的本土企业——武汉中旗生物医疗电子有限公司。

中旗生物成立于2005年,产品覆盖超声影像、心电监护领域。疫情期间,作为国内“心电大王”的中旗生物率先复工复产,为全球抗疫提供了超过26000件心电监护等医疗设备。公司董事长汪琪说,几个月里大家吃住在园区,全员下车间搞生产,这种危难之中共同奋斗的经历,让中旗人更有凝聚力、战斗力。此次深度参与武汉的疫情防控,让汪琪第一次真切感觉到,自己就是这个城市的主人。

紧急复工成为抗疫战场

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,改变了所有人的既定轨迹。

1月23日,武汉封城。大年三十,中旗接到市卫健委电话,金银潭医院紧急需要20台病人监护仪,留守公司值班的客服工程师汪怀才自驾车深夜11点送达。作为医用床旁设备,病人监护仪时刻监测着病人病情变化,相当于ICU病人的守护者。

26日晚间,国家工信部打通了汪琪手机,了解中旗监护仪的库存情况,并要求中旗紧急复工,支持武汉抗疫。1月28日,在汉的76名中旗员工到岗复工生产。

彼时,交通问题成为了员工返汉的最大障碍。接到通知,物流部经理陈彦富29日从阳新乡村骑摩托车行驶200公里,深夜赶到公司。生产部经理陈迪勇家住鄂州县城,为了返汉,30日早上骑着一辆续航差的旧电动车,边行进边找地方充电,60公里路程花了11个小时。制造部总监梁海舟年底临时做客江苏昆山,返汉坐高铁只能到安徽的鄂皖省界六安。但因为当时外地车辆无法进入省内,他只能背着儿子提着行李,步行跨过省界,最终在高速路口和公司派去的车辆会合。

复工后,所有人员严格按照防疫指挥部要求,在封闭的园区内做好生产、生活防护工作。公司将员工宿舍从四人间改为两人间,最大力度地为员工解决生活问题。总经理助理任志强还记得早早去沃尔玛“抢肉”的事,“为了员工有肉吃,得很早去超市‘抢’。有一天,45元一斤的五花肉,我买了30斤,让后面排队的老太太有意见了,我只好跟她解释。”

物流是企业生产面临的最大困难,虽然春节前公司库存了不少物料,但远远满足不了订单生产需求。特殊时期,中旗要自己去物料工厂拖运物料回来,“这是一次巨大的挑战”。给供货商打电话求助,一听是武汉需要,大家都千方百计地给予支持。一位深圳的供应商,开私家车将周边五家供应商的物料,都集中到自己的仓库,方便中旗运货,节约了不少时间。有一辆自卸小货车缺驾驶员,车主二话不说,同意借给中旗有A照资质的司机开,在湖北区域各供应商之间来回奔跑,为中旗盘活物流立下功勋。

共同战疫打上城市烙印

3月9日,中旗复工率达到80%;4月8日,公司全员复工。

从金银潭到火神山、雷神山;从泰康、同济到省妇幼光谷院区,再到遍及武汉三镇的九家方舱医院;从伊朗,到捷克、意大利、西班牙、印尼,再到美国、墨西哥……自1月28日以来,中旗人没有周末,没有昼夜,没有回家,隔离在园区,为战疫前方提供“粮草弹药”。

虽然辛苦,但每当从电视镜头中看到中旗监护仪在ICU病房,滴答滴答守护着危重症患者时,中旗人都无比激动。

截至4月30日,中旗累计向国内医疗市场捐赠、销售和接受政府调配的超声、心电、监护仪设备达16000件。截至6月10日,累计向欧盟、美国及其他疫情严重国家和地区提供了心电、监护、超声设备10000余件。

回忆这次中旗战疫的点点滴滴,汪琪格外动容——“武汉疫情严重时期,我有两次情不自禁地流泪了”。

2月初的一天晚上,汪琪从省防疫指挥部回公司,车里收音机播放着武汉籍音乐人刚刚创作出的《武汉伢》。从三环线进入高新大道,汪琪看到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灯火通明,一路数十辆转移重症病人的救护车,默默无声地排队进入医院。旁边光谷生物城的AI大楼外墙上,硕大的“中国加油”“武汉加油”灯光闪烁,联想到去年军运会的标语“迎接军运会  当好东道主”,汪琪忍不住泪流满面。

另一次流泪是3月10日,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关键时刻,习近平总书记来到武汉。看到总书记说“武汉不愧为英雄的城市,武汉人民不愧为英雄的人民,必将通过打赢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再次被载入史册!全党全国各族人民都为你们而感动、而赞叹!党和人民感谢武汉人民!” 汪琪再一次没能忍住眼泪,激动地将这段话截屏,分享到公司“抗疫战斗”群里。为了防范疫情传播紧急封城的城市、不畏风险全身心投入抗疫的武汉人太需要一个肯定。

城市孕育了企业,企业也深深烙上了城市的烙印,中旗是武汉的中旗。

每当有国外客人来公司,汪琪总是交待接机的人,带客人从武汉大道等市中心的路线经过。他说,第一印象很重要,一定要让国外客户更好的了解我们的城市。企业是附着在城市之上的,人们会认为,一个高品质的城市,才能生产出高品质。

来源:今日光谷